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来源 / 智合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invent it.

——Alan Kay

“预测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创造未来。”《法律人的明天会怎样》的作者理查德·萨斯金在12月16日“智合论坛2018——未来法律人简史”的上引用了艾伦·凯的这句科技界名言。

如何创造未来?来自中国法律圈42位中国头部律所的主任们和管理合伙人们、国企、外企、互联网公司法总们,法律科技公司创始人们通过五大圆桌对话的讨论,给出了答案。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PART
01
第一个圆桌议题畅谈未来:法律人如何应对不确定的未来?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PART
02

第二个圆桌议题紧抓趋势:新趋势中律所的机遇和挑战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PART
03

第三个圆桌议题“落地谈钱”:揭开律所收入分配的面纱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PART
04

第四个圆桌“来自甲方的声音”:企业法律服务的下一个风口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PART
05

第五圆桌“反思人工智能”:法律AI的神话与现实

 

从未来到现实,从国际到国内,从乙方到甲方,论坛议题所呈现的既是中国律师业40年的发展总结,更是启迪律所们,应对未来发展,当下所需要的思考和准备。

法律人如何应对不确定的未来?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主持人:季卫东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外方嘉宾:Richard Susskind 《法律人的明天会怎样》作者、牛津大学教授

中方嘉宾(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顾功耘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大进 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

彭雪峰 大成律师事务所全球董事局主席

肖微 君合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

徐家力 隆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会议主席

颜羽 嘉源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

周志峰 方达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

第一圆桌从Richard Susskind教授提到的一个观点开始,“中国律师事务所没有必要去复制英美所的管理方式,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利用新的方式实现对传统的律所跨越式的超越。”那新技术在法律行业的接受程度如何?主持人季卫东教授将此问题化为另一种提问,抛给在场的大咖,“2015年,美国对律师事务所的精英者曾经进行过调查,35%的调查者说在10年之间新任的律师可能会被人工智能替代,如何看待这一调查?”

近年来,国内具有一定规模及专业化程度的律所基本已经完成了重整组合的过程,对于拥有2400多名执业律师、3600多名员工的锦天城而言,下一步怎么走?顾功耘提出了三点看法。

其一,需要思考如何利用现代的科学技术以提供更好的法律服务。无论是互联网技术还是人工智能技术,其参与法律服务是必然的,且年轻法律人应该善于运用这些技术。

其二,专业化分工仍然是律所管理的重大课题,接下来要思考的不仅仅是如何对各行各业中的诸多法律问题进行专业化分工,更要思考如何运用技术进行分工。

其三,律师的经验依然重要,技术还不可能替代大脑进行高度复杂的智力劳动,最终依然要人来做判断。机器人可以提供一些方案,但是还得要通过有经验的律师团队进行分析、选择和修正。

肖微认为,法律服务的本质是运用智商与情商进行综合判断的结果。于客户而言,他们要的是一个结果,这个结果是智商与情商的综合结果。历史证明,智商是一往无前的,情商是一如既往的。什么意思?肖微用了一个很巧妙的比喻:从手写到打字机,到胶片到数码,从自行车到飞机,技术变革更新了,但实质没有改变,我们关心的东西是一样的。

回到法律层面,人工智能可以在智商层面做很多的工作,但目前还比较初级,适用范围有限;情商是感性、经验与实践的结果,法律服务依然需要大量需要根据实际经验判断的东西,所以年轻人的对综合市场、对法律服务的判断和学习依然必不可少。

发展到今天,法律服务已经不等于或者是不仅等于律师服务,全球出现了大量由非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律师由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管辖,那么非律师的法律服务由谁来监管?徐家力从行业监管角度切入,谈及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没有设置一个专门管理律师以外的法律服务提供者的机构,是一个很大的缺憾。徐家力建议,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以及律师群体要“三位一体”,共同解决市场无序的问题,对提供“法律服务”的非律师群体进行管理。

从历史上来看,有两个行业是最保守也是大家最离不开的,一是医生,二是律师。医院的信息化程度普遍比较低,经验阻挡了信息化在医生群体中的普及,这给律师行业提供了一个反面参考。律师经验是无价之宝,但是互联网来了,我们要怎么进行经验与信息化的结合?这是每位律师必须要直面的问题。

周志峰精炼概括了科技对于法律行业的两个层面改变。第一,对律师工作方式的改变。法律服务不仅是一个简单的技术,但是技术会提升工作的便捷性。从中期来看,会大大节约在基础工作上的耗时,在法律检索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第二,对客户交易方式的改变——这也是周志峰最担心的。如果客户的交易方式发生改变,很多法律服务本身将不复存在。例如,原来企业融资是通过高度监管的证券发行来完成的,作为中介机构之一的律师角色就很重要。但是,假设区块链成为金融行业的基础,证券发行本身的交易方式被替代之后,律师的作用就大大降低了,从事资本市场行业的律师可能会大大减少。

所以,对律师最大的影响,不是律师的工作方式会发生多大的改变,而是客户的交易方式会发生多大的改变。不过,周志峰认为,法律不仅涵盖人类商业社会的交易方式,更涵盖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机器不能替代社会互相之间各种各样的关系,因而人类律师这个方面的职业不会完全被机器所替代。

李大进从行业角度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第一,大所律师在推动律师事业发展时要有责任担当和应有的情怀,发展要有全行业的概念。目前,法律行业整体发展仍然不平衡,两极分化严重,例如在3000多家北京律所中,60%的律所人数规模在50人以下。当具备历史、资源、经验、专业、财力的大所在讨论如何面对未来时,还要顾全这个行业里的中小所。

第二,面对未来也无需那么恐慌。律师行业是讲究传承的,在面对新的技术革命的时候,也要守住传承下来的东西。中国律师考虑走出去的时候,国外律所也在想着怎么开拓中国市场,中国的大市场和大变革也在吸引着其他国家的同行们。而且,商人在创造未来,很多商事律师也在创造着未来。

彭雪峰从事律师职业30年了,30年前刚刚开始做律师时的很多职业,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比如说打字员。为什么打字员没有了?技术革命带来了,这个职业就消除了。接下来什么职业会走向弱化或者消失?关键看人工智能的发展会降低哪一部分人身上的工作量。

“未来已来”这一场革命是必然的,但是会有几个变化,第一,律师行业里面普遍存在的师徒关系会有变化,师生关系带有个人明显的职业特色,随着人工智能的介入,这种特色会被淡化。第二,现代法律服务对每个主体都提出了很高的学习要求,并且这种要求的频度会提升、复合性会加大。第三,律师事务所的变化会加剧,两极分化的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颜羽认为,虽然技术、大数据、超智能等可以为法律服务“插上翅膀”,提供新的解决路径,但是法律本质上解决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问题。因此,颜羽的观点是:第一,认为未来律师一定会有,不会消亡。

第二,未来能够适应环境变化、跟上科技革命进步、洞察市场变化并运用现代科技手段来发展和管理的律所不会消亡。

“未来的律所也许有一半的人来源于技术部,未来的律师既是法律专家,更是技术专家。 ”

Richard Susskind教授在点评嘉宾发言时总结了三点。首先,我们在谈人工智能的时候谈的是现在的情况,但10年之后的人工智能的能量会更大,所以律师们要从长期的角度来思考技术变革的影响与应对。第二,思考客户认为律师可以比机器做得好、做得优的地方是什么。第三,向客户展示你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不仅仅是判断力,未来机器也可能提供客户所想要的结果。

新趋势中律所的机遇和挑战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主持人:丁伟晓 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合伙人

外方嘉宾:Ashish Nanda 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

中方嘉宾(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程守太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

韩德晶 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韩德云 中世联盟主席

梅向荣 盈科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主任

杨晨 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管委会委员

乔文骏 中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

朱小辉 天元律师事务所主任

主持人丁伟晓抛出了两个问题,请嘉宾们择一作答: 1、在当前这样的国际形势下作为法律人你们怎么看待未来?包括技术形势、政治形势等等。2、在场的大咖能否给中国的法律人在中期视角里提一些具体的意见。我们的机遇和挑战到底在哪里?

程守太就当前国际形势下法律人的未来发表了自己关于积极认识、积极学习、积极行动、积极改变的四点看法。第一,律师应当积极认识,当前的情况不管律师们愿不愿意,都要去认识关于技术给法律行业带来的冲击。第二,律师需要积极学习,学习法律人的各种分享,学习时代带来的变化,学习技术变革带来的认识。第三,法律人在行动上要积极去做。泰和泰从14年即开始做知识管理,积极跟有关的网络公司合作。第四,改变是最好的创新,要积极改变。

程守太认为,现在有很多智能的办公系统,业务协作系统,但是,找到最适合的才是关键。这些系统如果能够打通和链接,如果能够更加简便和协同,那就是一个最好的创新,在这个方式上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让很多重复性的工作的效率大大提高。

韩德晶就法律人的机遇和挑战做了分享。韩德晶认为,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机遇,但无论活在什么样的时间、有怎样的技术出现,都有相应的机会,不必为它过多的担心。

法律人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两方面。首先,挑战法律人的就是法律人自己。律师事务所的管理和发展,最大的敌人是管理者自身的心理、价值观和合作精神,如果没有这三个因素,不论什么样的技术借用于合伙人,律所发展也都是无从谈起。其次,挑战法律人的还有人工智能技术。但这项技术未必会把法律人一扫而光,技术虽然在变,但使用技术的人也随之适应。管理的要素就是人的要素,这一点是任何技术都改变不了的。

韩德云提到,中世律所联盟由25家国内所和1家国际大所组成,是在中国探索通过联盟的方式让区域性的综合强所以及专业性的强所,如何去做大做强的一种方式。

韩德云认为,当前中国律所和律师发展的三大挑战:第一是市场化的挑战,包括怎么面对市场需求,通过市场变化来整合律师的服务。第二是不均衡发展的挑战,包括律师、律所分布不均衡,发展阶段不均衡,以及最关键的品质不均衡。第三是精细化管理发展的挑战,例如许多律师并未根据市场和客户进行分类,脱离了客户本身的需求。

目前中世律所联盟人数已经达到3900名律师,总的创收今年可以达到33亿,人均可以达到85万。联盟采取双品牌的策略,较好地利用了各项资源,并以此来面对中国律所和律师的三大挑战。

梅向荣提出了四点分享,收获了诸多粉丝。他提到,第一,全球化的趋势不可阻挡。当前中国遇到的问题只是全球治理秩序的调整,也是全球经济产业链的重新调整,这个过程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最终国与国之间、经济体之间的互联互通趋势是无法阻挡的。中国跟其他“一带一路”国家的合作进一步加强,对整个国际化行业特别是国际化的律所具有重大机遇,如果谁有全球人才和服务能力,拥有跨越文化、语言和本地化运营的能力,会获得非常好的机遇。

第二,梅向荣对中国经济在全球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贸易战以后,更多的中国企业通过到国外的跨境投资来解决中国与其他国家关税的争端,由此变成落地服务。中国人的勤奋、学习能力、合作精神、共赢精神,使得中国会在全球扮演重要的角色,中国律师要在这个过程中承载这样的使命,也必将会有中国律所跻身全球一线行列。

第三,要积极进行律所组织架构的调整。时代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个人都有创新精神,都想成就自我。传统律师事务所的师徒关系和薪酬关系必须要发生更大的调整,以适应当代年轻人,律所就是要给年轻人提供机会。

第四点,要充分重视科技带来的变化。“四大”会计律师事务所进入了法律行业,法国律师会已经允许律师进入投行行业了。律师行业也需要在组织形态、业务领域、技术等方面做出改变,拥抱未来。

杨晨认为,机遇与挑战一直并存。首先,从全球角度而言,多边主义塌陷或中美贸易战等,既带来了挑战,但也是一种调整,在这一过程中,给律师行业也带来了一定影响。例如,中国赴美投资收购受到了影响,但是中美贸易战使得中国加速了“一带一路”建设,中国的产业会加速在东南亚、南美国家产能的转移,由此为律师带来了业务机会。

其次,在人工智能对于律师行业的影响方面,任何一次工业革命或技术飞跃给整个人类带来的更多是机会。杨晨提出,以往的律所都是以律师作为主体的,是否有可能让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方面的专家进入律所,使他们成为合伙人,重新改造律所的组织结构,以适应这些变化和发展。同时,人工智能还能带来新的业务领域和工作机会,例如人工智能责任的认定。

实际上,就人工智能的应用而言,目前法院和检察院,甚至第三方机构都走到了律师前面。针对面对人工智能问题,杨晨认为,律师可能不能作为一个孤立的主体去应对人工智能对于律师行业的挑战,需要联合起来研究如何面对这些挑战,这才是律师业面对人工智能发展的一个真正出路。

乔文骏结合自己的执业经验,就大数据时代如何评价律师或律所的服务品质以及竞争力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同时代应当是得出不同结论的。在用邮差、马车的时代,服务提供商的服务是以专业和经验来评价的,但这在使用大数据、AI产品的时代是不适用的。

在当前,同时代的律师在专业上差距不大,但是差距会体现在服务效率和服务过程中提供的信息量。在信息化、数据化的时代,法律服务业不会萎缩,只会变形,不再是律师掌握多少法律和多少经验为主导,因为这些能被大数据改善,律师应当重新定位其竞争力,进行自省,做出改变,使得自身更具竞争力,使得提供的服务让客户更满意。

结合走访阿里巴巴法律服务部、摩根斯坦利了解到的这些公司发展技术的经历,联系中国市场法律服务公司的发展态势,乔文骏认为,律所依然是落后者,极少有律所将自己管技术、信息的部门发展为像金融科技公司那样的部门。中国律所离人工智能、法律机器人还有很长的距离,但律所也没有预算做出人工智能法律机器人,这些需要组织化的机构即平台化的企业来完成。律师业又必须面对这样的形势。

就行业未来的发展,乔文骏认为,律师提供给客户的不再仅仅是法律化的产品,而是信息化的产品,必须要考虑相关多元化的发展,因为会计师事务所与投行都已领先于律所,律所首先需要进行数据化的革命,有了大数据才可以做其他事情。目前一些有预算能力的律所已经做了一些尝试,有一些平台与互联网公司,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乔文骏表示,希望整个行业都能够自省,能够在大数据时代做好大数据的事情。

朱小辉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幸运的时代,一个幸运的国家,可以有足够的风险对冲机制来减少外部形势的变化对于整个行业和从业者的冲击。此外,律师业的另外一个幸运是中国国内市场足够大,也足够容纳不同律所的发展思路和制度。很难发现两家完全一样的律所,但是制度的差异并不影响律所有机会成为在国内甚至在国际上有相当影响力的律所。

朱小辉表示,法律服务发展到最后的,其规模和质量还是需要取得一个平衡,规模大所到了一定程度上也会从风险角度控制利益冲突,增加人均利润,由做大到做强。一些原来追求人均利润很高的律所,也会面临规模所的冲击,需要考虑律所扩张与布局。

此外,朱小辉也认同,不仅是中国律师,整个世界律师行业确实落后于科技的发展,几乎没有一个律所能够完全跟上技术的步伐。如果哪一天法律对律师行业的保护消失,变化一个可以无缝流动和衔接的行业的时候,目前看上去这些比较优秀的律师事务所和从业者,都会面临巨大的挑战。

Ashish Nanda教授对嘉宾的分享进行了精炼的点评。他提出了如下观点:

1.  Ashish教授认同所有的挑战和机遇都是并存的,在变革的世界中,挑战本身也是机遇。

2.  技术本身是中性的,如何使用技术才是最大的区分所在,由此才会带来挑战与机遇。

3.  就全球地缘政治问题,目前能够看到许多紧张态势,这本身是不错的,对于律师业甚至是一件好事。问题在于能够在客户面前,通过律师的服务具有前瞻性地解决这些问题。

4.  就中国律所的机遇和调整,Ashish教授认为,需要考虑人口的变化。目前中国律所管理层是70年代甚至更早时期成长起来的人,但是律所中的年轻人有90后、甚至00后,律所各个年龄阶层的人,对于世界的看法和态度,未来的梦想和志向都是不一样的。

Ashish教授最后总结道,未来的世界不一样,有不一样的挑战、不一样的机会,不一样的人担任领导岗位。如何更好地管理起这个变革过渡期,建立起律所的身份认同,在未来10年对于中国律所就显得非常重要。

揭开律所收入分配的面纱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主持人:管云翔 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外方嘉宾:Dan Dipietro 全球律所管理专家

 

中方嘉宾(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黄宁宁 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管理合伙人

江锋涛 北京恒都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庞正忠 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

童新 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清友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主任

杨文斌 炜衡律师事务所管委会常委

汪飞   中豪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

赵晓红 金杜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

主持人管云翔将律所收入分配这一问题拆解成了三个子议题——律所分配体系的基本原则、律所如何进行专业化管理和制度建设、律师团队的激励和培养。

(一)律所分配体系的基本原则是什么?

庞正忠介绍,金诚同达早已深刻地认识到,分配制度是合伙制度的根基和核心,它深刻地影响着律所的发展模式和发展方向,也决定着律师之间、合伙人之间的合作关系和传承关系。金诚同达成立26年以来,伴随着中国律师业务的发展,也在不断改进和优化所内的分配制度。以鼓励多劳多得为原则,并通过计算盈亏平衡点以及合伙人的非创收因素等进行综合考核和调整。

庞正忠表示,金诚同达的分配制度有四个特点。第一是兼顾多和少的关系,即要体现多劳多得原则和共同发展原则之间的平衡,鼓励创收,但是要保证盈亏平衡点,不能让合伙人低于这个盈亏平衡点。第二是老和少的平衡,为了鼓励青年律师的发展,金诚同达实行了团队捆绑制度。第三是兼顾地区的差异,金诚同达对新设的办公室也给予了一定的奖励,其平均利润率在一个保底的原则下,跟其他办公室的分配是一样的。第四是金诚同达把实际和未来做了一个平衡

童新表示,现在广东的大部分律所都在追求三化——律所平台化、律师团队化、团队内部公司化。就广和而言,在分配机制上,是以团队来进行分配,而团队内部的分配模式则由团队来定,即团队合伙人决定其内部律师、律师助理、行政人员的工作待遇。

那么,律所里面的公共开支怎么解决呢?童新表示,广和主要是通过三金的留存——发展基金、风险基金、培训基金来解决这一问题。同时,三金的分配又有专门的管理制度。如果团队收入比较高,则其三金会给事务所留存得更多,反之,则会少一点。三金留完之后,剩下部分由团队负责人自己分配。

童新也认为,目前的这种分配模式确实会对律所在文化或品牌认同上造成一定困难,因此,包括广和在内的许多广东事务所也都在积极探索,如何在这种传统分配体制下,做到维护事务所良好的声誉并形成较好的品牌,同时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为事务所的团队提供更好的支持。

王清友认为,律师事务所的诸多制度之中,核心就是分配制度。判断一家事务所是一体化的还是非一体化的,只要看其实行的是成本分担还是利益分配规则。

据介绍,安理目前已从团队一体化向事务所一体化发展。安理实行的完全是最终年底的一次分配,整个事务所的共识是要往一体化方向走,但这个过程也不是一刀切,安理依然在探索和引领。

为此,安理在设立各地办公室时,优选一体化团队加入,共同往前推进。王清友表示,一体化的好处是在实行之后实在感受到的,它的专业化和竞争力是不一样的。因此,一体化是律所到了一定阶段之后应该去做的,但是这个发展方向需要引导与呵护,注意方式和方法。

(二)律所专业化管理和制度建设:专门管理合伙人和职业经理人如何设置、津贴和考核如何设置?

黄宁宁介绍,国浩内部有一体化和非一体化两个模式,在国浩30个办公室中,上海办公室是最大的,包括他在内,有5个管理合伙人不拿薪水,全是业务律师。黄宁宁认为,管理力最核心的体现是执行力,所有的事务所都有自己的运行机制,好的执行力能够让这一套机制在改变之前发挥到它最极致的效果。

据介绍,国浩从两年前开始跟剑桥大学的一个商学院打造国浩管理力的培训课程,该课程使合伙人们意识到了差距在哪里,要弥补差距需要从制度的改变开始,从人的脑力的思维改变开始。

汪飞介绍了中豪的组织架构和决策机制。中豪一直致力于一体化和公司化的运行,合伙人大会授权董事局进行一些决策,董事局制定相应的权限管理规则,授权各个办公室的合伙人,具体负责管理工作的执行。董事局的授权来自于章程以及合伙人大会特别授权,主要是重大的思想决策和制度的构建。各个办公室的管理合伙人主要是负责管理工作具体落实和执行。

目前中豪每个办公室设置了行政业务、财务、人力资源等管理岗位,根据每个办公室的规模,有2到6名管理合伙人。2015年中豪还做出了一个比较重要的调整,即45岁以上的合伙人,原则上如果要担任管理工作就不再进入办公室的执行管理工作,而是直接进入到决策的层面去。

目前在中豪,合伙人担任管理工作的同时,也要做业务。其中的冲突,一方面需要通过事务所团队内部的协作和一体化来降低;另一方面,在换届的时候,中豪会遵循每个管理合伙人的意愿,让其自愿担任管理工作。对于平衡管理合伙人的酬薪问题,中豪通过两个途径解决,一是根据不同管理岗位,每个月固定发放补贴;二是在年终分红上,通过综合计点进行一些平衡。

江锋涛详细介绍了恒都特色化的管理体制与分配模式。恒都是一个高度公司化,甚至高度军事化的律所。为此,恒都在管理方面有非常完整的职业经理人体系,恒都的员工名册分为两档,一档是P档,这是专业的人才,另外一档是M档,就是管理人才。恒都将其两档员工均分为了9级,高级别的员工可以制约低级别的员工。

在这样的管理体系下,恒都专业人员所有的精力用在提升专业技能上,管理人员核心的工作在于对专业人员进行考评,并激发和处理专业人员在工作当中遇到的很多问题。为此,恒都每个部门都配有辅导员,这是专门的管理岗,在职能上类似于部队的政委。

就恒都的分配机制而言,江锋涛介绍,恒都有4大因素决定自己的发展:市场、专业、管理、资本,其中资本是最次要的。为此,恒都合伙人协议和章程中均要求,在任何情况下,给予股权合伙人的分配不能超过事务所分配的25%。这意味着,恒都实际上把75%的收入分配给了市场人才、专业人才和管理人才。

(三)律师团队的激励和培养

赵晓红对中国律所15年前的律师起薪做了回顾,同时,对15年后的律师起薪做了展望。她表示,希望15年以后的中国律所,或者是已经国际化了的中国律所的律师起薪是比现阶段所谓的“2万元俱乐部”还要高很多的数字。

赵晓红表示,对比纽约华尔街律所现阶段18万美金的起薪,中资所律师可能性价比更高。事实上,中国律所在人才聘用方面并没有任何的难度,中国的法学院所培养出来的优秀的毕业生,远远超过中国优秀律师事务所能够聘用的数量。但是一线法学院毕业生,有很多去到国外留学,并在毕业以后留在国外一线律所工作。如果他们留得下的话,往往第一年就有18万美金起薪,这是中资所在律师起薪上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

杨文斌结合其观察,谈到了四个观点。第一,虽然公司化或者一体化是律所管理的方向与趋势,但是结合实际,应该采取怎样的分配制度,有利于事务所的和谐发展,才是最重要的。律所是不是适合一体化或者公司化的运作,要看事务所本身的历史、积淀、文化和业务模式等因素。

第二,对于事务所的分配制度,首先需要在法律上搞清楚这个财产的来源或者性质是什么?律师最大的特点是生产力和生产资料随身带的,根本意义上来讲,律所的资产是高度私有化的,其在性质上是私人财产的集合,由此对于该财产应如何处分,在法律上就清晰了。

第三,财产分配过程当中应当具有契约精神。律所是合伙制,组建律所的前提是合伙人签订的合伙协议,合伙人协议中对分配问题的规定则是分配的基础,为此需要遵循此种规则和契约精神。

第四,炜衡有30个办公室,2100多人,正是因为遵守以上理论前提,所以炜衡在设立分配准则的时候,只给每一个办公室提供分配指引,每一个办公室具体怎么样分配,根据其所在的地区、行业、业务、合伙人内部结构、每个团队的特点,由各个办公室做出适合事务所和团队发展的具体分配方案。

Dan Dipietro教授对以上讨论做出了精要的点评。就薪酬问题,Dipietro教授认为,在律所考虑的诸多因素中,如下问题很重要:标准清楚吗?薪酬决定是如何做出的?大家感觉公平吗?这个决策实施的过程是公平透明的吗?你的员工同意还是持怀疑的态度?

相较其他行业,这些问题在律所可能更突出,因为律师希望更加清晰、明确、前后一致且有透明度的酬薪制度。

但是根据英美市场的经验,Dipietro教授补充了几点自己的看法:

1.对于平调进来的合伙人,如果律所给予了他们各种各样的承诺,则需要安抚好现有合伙人。

2.在考虑成本问题时,不仅需要看合伙人的最高收入情况,还要看行政费用等其他费用,可能律所员工也会要求在这些方面有透明度跟清晰度。

3. 就专业的管理人员问题,在美国,大型律所的管理合伙人同时再去从业的情况是很少见的。即便初期依然从事具体业务,但是1年之后大家就意识到这个是做不到的,所以才有了全职CEO这种说法,当然也有一些例外。

Dipietro教授表示,从职业的角度来说,一边执业一边管理,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职业管理人员不是律师,他们是负责运营的,例如美国律所的首席运营官,酬薪很高,有不少是来自于“四大”,一方面因为他们很资深,成熟有经验;另一方面因为律所需要有专人管技术、管资源、管财务、管创新等等。

企业法律服务的下一个风口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主持人:雷熙文 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外方嘉宾:Gretta Rusanow 花旗银行律所集团研究部总监

中方嘉宾(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沈晰 摩根大通银行(中国)法律部执行总监

申黎 诺亚集团首席法务官

史迎春 远大集团法律安全管理总部法务总裁

王岩 爱奇艺副总裁

童丽萍 上海电气集团首席法务官

第四章节从甲方视角,对“企业法律服务的下一个风口”这一议题展开讨论。主持人雷熙文提出了三个问题——律所如何应对技术的革新、律所如何应对国际化挑战,律所如何进行产品的研发与延展。

(一)律所如何应对技术的革新

沈晰从客户需求和对待科技的态度两个方面表达了观点。

她认为,对于企业而言,除了效率以外,数据安全也是其关注的要点。企业在选择律师时,除了观察律师的业务能力、专业性、判断和经验,也会观察律所是否有能力使用技术来保护客户的数据,是否有充分的保险来履行其职业责任。客户正在改变,华尔街的许多银行将自己称作科技金融公司。当客户将自己10%的营收或40%的利润投入到科技中去时,他们可能也会关注律所在这个方面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去保护他们的数据。

科技本质上是用来服务人的,科技软件的开发不以砸掉律师饭碗为目的,而是为服务律师而存在。技术能够替代律师完成枯燥的基础性工作,将律师从中解放出来。对待科技的态度,并不是否定其带来的帮助。如何让自己成为科技无法替代的律师,是现在应该思考的问题。

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其更新迭代的速度远高于其他行业。王岩带来了这个行业的一些洞见。“科技+”、“互联网+”是各行各业都在探讨的话题,法律行业也不例外。王岩表示,像他们这样的法律工作者希望科技能够为法律赋能,能够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他认为,法务和律师的工作性质殊途同归,都是服务性的岗位,区别在于法务服务于公司内部各业务部门,律师服务于公司法务部门。二者工作的关键都在于了解服务对象的需求,律师需要了解法务的需求,而法务需要了解公司内部各业务部门的需求。作为服务者需要精准了解他所服务的行业的特点,精准了解服务对象的需求。更进一步的是,服务者要能够前瞻性地预测其服务行业、服务对象的发展方向。

现在互联网各方面的变化非常快,学习的时间也非常紧张,能够提升服务效率与质量,为客户提供精准服务的科技就是有价值的。

(二)律所如何应对国际化挑战

童丽萍认为企业国际化、全球化发展的不确定性在增加,企业越走出去,越发展就越发现他们的风险程度越大,这对法律服务提供者来说意味着更多、更大的机会。中兴事件以来企业合规需求的增长、风险意识的提高,给很多律所这方面业务带来了爆发式增长,能够充分说明这个问题。法律工作者要对风险有评估和预判以及充分的认知和准备,以应对机遇。

企业法务和外部律师本质上不是对立的。公司法务的成长不会挤压律师的市场,好的公司内部律师能够从市场中分辨出优秀的律师,推动律师行业良性发展。双方应当携手满足公司发展过程中的需求。跟着市场需求走,是最基本的认知

律所的全球化、国际化发展是有难度的。从客户的角度看,他们在选择律师时不会区分中国律师还是外国律师,而是考察律师是否能够满足其对于法律问题的需求。哪一家所、哪一个律师能够提供更加便利、更加安全、更加经济的服务,就是企业最需要的律师。

Gretta Rusanow也就此问题分享了她的见解。她认为,以美国为例,其法律服务市场相对比较饱和。中国律所的发展应当立足于中国发展本身,“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帮助中国企业去到世界各地,也是中国律所国际化发展的契机。另一方面,中国律所如果能够和国外律所达成良好的合作关系,由国外律所进行业务推荐,对其国际化发展会有非常大的助力。

(三)律所如何进行产品的研发与延展

史迎春通过四个现实场景揭示了法律服务行业存在的一些问题。一是忽略客户的真实需求,二是缺乏提供跨专业服务的能力,三是没有同客户一起成长,四是律师大咖的主要精力不放在业务上。客户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更关注于法律服务的结果。

他认为,过去技术的发展没有让法律人产生紧迫感的原因是它只是提升了效率,降低了成本,但是交易结构没有发生变化。而现在新技术给人带来的是商业结构的变化,对应的法律关系发生了变化。法律人需要研究它,这要求法律人有跨界的能力。

他还谈到了风险控制。他认为,大家对于风险的意识和共识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有的企业和个人都已经非常重视风险。风险虽然是一个共识,但很有可能这个共识是虚的。对于商业而言,高利润是价值交换创造而来的。风险和价值共存,无风险高利润的事情不存在。作为律师和内部法律服务的提供者,如果我们不能创造更多的价值,价格势必无法提高。

申黎从公司的律师以及外部律师能够为公司提供怎么样的价值这一角度发表了他的观点。

他认为AI对于法律的冲击已经是现实的问题。他认为,对于法律的推理和演义、对法律的辩证思考、对战略交叉学科宏观层面的思考是法律人在法律层面可以提供价值的三个层次。在第一个层面法律演义和推理的层面,法律人很容易被替代,辩证的层面法律人被AI替代的可能性还有一定的抵抗力,但是在战略思考层面上的替代,AI要攻下这个城池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人类也有一些抵抗力去抵抗这件事情的发生。

客户需要有一个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商能够整合各方面资源来解决相关问题,在客户决策过程当中需要外部的专业律师提供更加具有战略性的思考来推动这样的交易。他认为,法律人能够进行战略性复杂的智慧性思考,这是内部法律人和外部律师可能会为公司、法律行业提供更高层次的一种价值,也是法律人最深的护城河,最高的城墙,最强有力的武器。

Gretta Rusanow最后也结合她的演讲就上述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她认为,一些律所的财务表现比其他的竞争者好得多,就是因为他们创造了更多的价值。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背后,关键在于,如果能够把很多法律工作都自动化,法律工作者就需要这么做。

人工智能不可能让所有的律师都失业。未来的监管环境和法律环境只会越来越复杂,需要律师们能够提供一些高价值的法律咨询意见。所以对于律师而言,他们会有一个更加有意思的旅程。

法律AI的神话与现实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主持人:李则立 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团委书记

外方嘉宾:Jaap Bosman TGO法律咨询公司CEO,《律所再造》作者

中方嘉宾(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曹建峰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黄翔 法大大CEO

涂能谋 理脉联合创始人&CEO

王志霆 荷兰威科大中华区总经理

张智鑫 法蝉创始人&CEO

第五场圆桌对话围绕“法律AI”这一话题,探讨了技术与法律之间的现在与未来。主持人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团委书记李则立认为可以从三个角度切入,首先是了解技术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技术革命会对法律行业带来很大的冲击;第二个是技术发展的趋势和具体发展的阶段,技术的边界在哪里;第三是法律人对此应该如何调整自身的策略。

技术不能做什么?技术是否存在边界?

Jaap Bosman首先回答道,最关键的问题其实不在于技术是否要取代生产,而是业务模式能否发生改变。现在的业务模式高度依赖生产实现收入,未来我们希望是通过创造和创意实现收入。

技术与法律结合的成果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发生变化。首先改变的是非常简单的工作内容,可以通过简单的技术就提高效率,未来才是复杂的AI技术。同时,现在仍然需要依靠人类来操纵技术,否则即使技术已经存在,不被使用的话就没有意义。不要为了技术而技术,我不认为技术能够完全取代生产,只是帮助人们更少地依赖生产。

曹建峰谈到,现在大家对于人工智能的期望很高,有些神话,实际上技术必然有其使用场景的限制和自身的极限,我们需要的是拥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去等待技术的成熟,和技术一块成长。

对于法律AI,曹建峰首先给出了三个观点:首先是现在的人工智能更多是数据智能,AI的智能是人赋予的,永远不会像人一样,超级人工智能、通用人工智能短时间难以突破,摩尔定律已经开始失效;二是在数据处理这一块机器肯定更超前,但还需要看你的工作内容是否真的有大量的数据需要处理,辅助的地位是相对的,如果甲方用技术解决了自己的法律需求,律师的地位肯定会被削弱;三是机器人还远达不到交流水平,更不用说出庭。

随后他给出了对于AI的三个主要判断:第一,法律机构面临结构和人员调整问题。由于法律科技的快速发展,人才的金字塔结构已经不适应智能时代了,未来这一结构会转变成火箭式,大大提高效率。第二,法律行业的知识供给会发生一定的变化。现在一个律师的成长需要资深律师的多年培养,将来的年轻律师可以脱离资深律师,走另外一条新的技术化路径,经验可以由大量的科技机构进行存储。第三,随着算法和数据应用越来越多,一些决策类的工作也开始被取代,将来的数据化算法可能会引发一种新的“独裁”和“暴政”。因为我们更多地让算法进行决策,可能会在智力与思维上产生惰性。

最后他提出,法律是维护人类正义的底线,法律工作不可能完全被委托给人工智能,肯定会有一些约束,而这些约束可以一定程度制约未来AI对于法律的冲击。

技术到底在什么地方确实能够辅助整个法律行业,能够真正创造出价值?

黄翔认为,目前AI技术与法律的结合更多还是在产品级别,而律师服务是提供的整体解决方案,产品只能在很小的一部分协助律师提高效率。以电子合同为例,目前在法律与AI结合应用领域仍然在相对较浅的层次,比如合同审核的逻辑还脱离不了法律专业知识,语义识别技术还需要提升,以识别法律专业术语,数据方面有待结构化等等。

他提到,AI对法律行业的冲击可以参考金融行业。这几年的金融科技发展非常迅猛,新科技对于整个金融行业的变革也很大,但是变革实际上是从边缘市场开始,从主流金融机构不愿意去覆盖或者覆盖率很低的市场开始的。反观法律行业,在一些领域律师的服务已经被替代掉了,比如高频小额交易的在线审判或仲裁,系统每天能处理3000件以上案件,人力完全无法做到。目前用的还是弱AI,而AI发力的正是律师未覆盖或者不太愿意去覆盖的,但是又客观存在需求的市场,而实际上正是这在带动法律科技真正的发展。

张智鑫从自身三年的创业经历出发做了分享。在法律人工智能方面,法蝉之前做的是一款针对C端的咨询产品,后来在技术上遇到的很大的瓶颈,在2016年转向面对律师群体,打造业务管理系统,打通知识、案件和客户管理,提升律师效率,降低法律服务成本。当专注力和中心聚焦到法律从业者身上的时候,他感觉“越走越实”,自己的认知也发生了改变。

张智鑫送给在场不同年龄群体3句话:第一,对于50岁以上的年龄群体,面对人工智能的焦虑,“善良比聪明更重要”,善良是如何更好地服务客户,聪明是工具的问题。第二,律师应该更多从客户的视角考虑专业化,而不是仅仅从律师自身的角度。第三,对于30岁以下的青年律师,这个行业的市场非常大,客户需求的变化会导致社会分工不断产生,新的职业出现,除了做律师,法律人也可以参与到法律创业项目中来。

现在还处于AI的“史前时代”,可能正在指数级增长的前夜,目前我们遇到的困难有哪些?

涂能谋认为,对于法律行业,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技术如何转换成产品,如何对应到企业用户和律师用户在具体的场景里落地。面临的几个问题包括:首先,跨领域人才十分欠缺,目前的律师事务所结构本身并不是跨领域的,但企业要的是跨领域的解决方案。而很多欧美先进的事务所,包括顾问公司或者会计师事务所,都在进行跨领域探索。

其次,目前的产品已经在一些工作中明显优于律师,借助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包括通过文本的处理解析已经可以做规则、算法、自动化标签和统计。比如在跨境项目中,客户询问的一些情况数据库随时可以给出最新的结果。

涂能谋认为,目前需要解决的就在于如何创造更好的场景和具体的设定,给企业和律所赋能,让技术完成部分工作。回到律师服务本身,如果将来能够实现把知识整合到系统,通过AI模型把一部分的产品标准化,未来法律服务市场的延展性、效率都可以更高。“技术本身存在一定瓶颈,但目前看到的趋势和已经实现的应用,我们已经在路上。”

基于现在的技术,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以及如何调整我们的策略?

王志霆分享了3点行业观察,第一,倡导变革。荷兰威科集团是一家182年的“百年老店”,始终拥有积极拥抱变革的心态,因为唯一不变的就是变革。从传统纸质出版印刷,到互联网、数字化、大数据、人工智能,威科在应用新的载体新的技术方面一直非常积极。第二,拥抱细分。法律有很强的地域特征,每个国家的政治环境、语言、法律体系、工作流程都不一样,技术拥抱法律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地域性,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解决方案。同样,应用场景也需要细分。不同的技术解决的问题不同,所以我们看不到一个跨领域的绝对统一的平台。

第三,倡导专业协作。对于法律和科技的未来,我们作为科技群体,希望的是法律群体能够拥抱技术的变革,有越来越多的法律人可以投身到技术与法律的结合中来。威科内部技术人员和专业人员相结合,既有几千名技术人员,也有律师、医生、会计师和法官背景的专业人士。第四,律师事务所需要合理的机制来应用好数字化的解决方案。使用工具最频繁的是初级或者律师助理,他们与合伙人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管理者往往主要抓战略,如果律所加强沟通,把专业的科技工具放到全律所平台,或者提供一些工具使用培训,可以得到更好的效果。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对于法律AI这一话题,智合还采访了合合信息联合创始人、启信宝总经理陈青山、上海必智科技有限公司销售总监郭伟、走出去智库&合通机器人首席专家 Robert Lewis(吕立山)。

陈青山:“我觉得技术和数据远远还没有到颠覆法律行业的时候,也不应该是一种颠覆的状态,应该是大家一起合作,技术赋能法律行业。

对于智合论坛,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点。第一,律师和法务都很强调学习。法律本身就是知识密集型的行业,法律人不论年龄阶段,都保持开放的心态和学习的心态,不断接触新事物。第二,通过和律师的交流沟通,我发现律师对于整个法律行业都抱有一种责任感,希望整个行业可以拥抱新的趋势和变化,不断发展提升。第三,行业的结合与交叉有助于创新,比如科技行业和法律行业的结合。科技从业人员和法律从业人员相遇,一定可以碰撞出新的火花,新的灵感。

对于启信宝这样的技术公司,或者是商业大数据平台来说,我们做的事情就是赋能。启信宝的技术、能力需要大量的场景来实现,需要与合作伙伴一起,把技术和场景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赋能律师在尽调、合规审查、电子合同和卷宗的电子归档和搜索等场景。

也正因如此,我们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法律职业群体使用技术产品,在使用的过程中给予反馈,加强双方交流和沟通,使得我们可以不断在实际的场景中帮助实际的操作者提升效率。”

吕立山:“其实在全球各地,法律圈关于科技的争论从未停止。25年前,我第一次来中国,那时中国刚刚开始成立律师事务所。当时中国基本只有一类客户,就是全球一百强的外资企业,而聘请的都是外国律师,基本见不到中国律师从事跨境交易。短短的25年时间,中国法律服务市场高速发展,且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我认为,中国律师的未来之路是走智能法律之路。正是合通机器人倡导的法律内容与科技结合,给法律人赋能,高效提供市场解决方案,其原则:原则一,智能法律将给法律人带来新的发展模式,新业务;原则二,智能法律需要解决客户痛点,受到客户认可。

中国的中小微企业是一个还未开发的潜在的法律服务市场,规模庞大,未来他们会逐渐意识到法律服务的价值。面对这一市场,效率非常关键,这意味着我们必须与技术相结合,用智能法律和新科技来创新。这也是合通机器人想要实现的目标。”

郭伟:“我认为技术和法律结合的理想状态是技术能够替代一部分重复性的工作,并且给现有的替代不了的工作提供强有力的技术和数据支持,即把低效率的工作逐渐替代掉,让大家能更有能力去发展更有人性方面的东西,让法律变得更有温度。距离这个理想状态,就目前技术来看,5-10年内应该会发展到比较好的程度。当然,具体的实现还需要看社会整体的大环境。

法律和科技的关系是“法律+科技”,是法律人和科技人共同去做的事。目前更多的是科技群体和法律群体各自发展,互相独立隔离,结合程度比较弱,所以最终成果的深度和广度有限。我希望可以有更多法律人加强对技术的关注,提高参与度,共同把技术完整地落地。

必智正在努力做到这一点。2019年初,必智的新产品会正式亮相,现在已经在多家律所内测过程中,相信这一新产品可以帮助法律和科技相连接,汇聚法律人和科技人的智慧,形成完整的律所智能生态平台,而不仅仅是一个静态的所内信息管理系统的概念。”

结   语

在问及参会者们今年的论坛与去年相比如何时,天元主任朱小辉说“今年的论坛更贴近中国法律市场的真实状况,能够满足不同类型律所的发展思路。”观韬中茂创始合伙人韩德晶的感受是,“收获很大,把40年来中国律师行业的发展都记在了脑子里,让我回想起了观韬中茂过往25年的发展。”天达共和管委会主任李大进以六字概括今年的论坛:“整合、引领、专业”。

站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站在中国律师行业发展40年的节点,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千名法律人畅谈未来,总给人欣欣向荣的朝气。它似乎预示着这个行业新的起点,在下一个四十年,中国律师业很可能从跟随者成为引领者,从引领者成为颠覆者。

谁知道呢,或许正是未来变化如此之快,才更让人无限期待。

2019,智合论坛,期待与大家再见。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责编/Joe 编辑/Angie  分类/原创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智合 ):五大议题,42位法律圈行业专家对话,透视法律人未来发展 | 智合论坛2018

关于我们

智合论坛,系由智合于2017年发起,以研究和探讨全球法律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促进世界各法域合作与交流、为人类面临的挑战提出法律人解决方案为宗旨的论坛。“智合论坛2018”将于2018年12月16日在中国上海举办。

旗下平台与品牌

  • 微信扫码二维码